当前位置:

乡村,让城市更向往 | 长沙县新型城镇化的突围之路

编者按:40年前,这里还是一个有县无城、封闭落后的农业县。经历40年改革开放,这里成为中国中部崛起高地: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连续四年领跑中西部,连续12年蝉联中国最具幸福感县城。红网时刻推出“探寻‘中西部第一县’40年高质量发展路径”系列报道,走近敢为天下先的长沙县,见证改革开放的波澜壮阔,解析长沙县持续高质量发展的成功路径。今天为您推出系列报道之一《乡村,让城市更向往 | 长沙县新型城镇化的突围之路》。

红网时刻记者 贺弘联 谭忠欣 李蕙蕙 熊晓宇 长沙报道

01.jpg

风景如画的“初恋小镇”长沙县开慧镇。

02.jpg

意趣盎然的浔龙河生态艺术小镇。

城镇化的发展浓缩了中国从乡村社会到城市社会演变的全景,上演了现实版“进击的巨人”。

城镇化发展的进程,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新形势下当地执政者驾驭一个区域发展的视野、格局和全新谋略。长沙经开区党工委书记、长沙县委书记曾超群说,通过就业、就学、就医“三就下乡”,产业先行,加大教育、医疗资源投入,城乡均衡发展,以人为本统筹推动新型城镇化,打造宜居宜业现代化小城市,长沙县朝着新型城镇化方向阔步迈进。

1992年以前的星沙,只是一个距长沙市区十余公里的“边陲小镇”,而今成为了“灯火万家天不夜,嫦娥欲降此人间”的繁华之地,成为中部乃至全国炙手可热的烫金名片,黄兴、黄花、金井、开慧、果园等地长出一座座新城星罗棋布。长沙县的城镇化实现了历史性嬗变,在改革开放伟大的历史进程中,为中国的新型城镇化这一重大课题提供了生动的探索与实践蓝本。

从“跳农门”到回农村,小城故事多新篇

40年前,“跳农门”入城市,曾经是多少农村人的梦想,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时至今日,随着乡村振兴、美丽乡村和城镇化的推进,当年梦寐以求成为“城里人”的新城市人如今已经从城市“跳”回农门。

长沙县黄兴镇光达社区党总支书记罗友超就是那个“跳”出农门又“跳”回农门的人。

罗友超是光达村人,父母是普通的农民,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唯有希望罗友超兄弟俩好好读书,跳出农门,捧上铁饭碗,过上好日子。自己日子再苦,也要让孩子读书。

罗友超至今难忘,家里1991年建的两层楼房,到了1999年,依然没钱将窗户安上玻璃,从里面用塑料纸和布块遮挡寒风,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冬天。

1995年,罗友超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考上了新疆财经学院,也从此成为了“城里人”,2003年下海创业,做食品和外贸生意。4年之内,他先后在新疆创办酒厂、枣园、贸易公司等17家企业,2007年,企业总营业额达到1.7亿元。

2010年初,罗友超接到黄兴镇领导的电话,请他回乡带领乡亲们致富。此时他的企业已走上正轨,还是新疆湖南商会的副会长,工作和生活是“有滋有味”。

回,还是不回?罗友超徘徊了。但让他最后作出回乡决策,除了那一份乡愁,他看到了家乡新型城镇化发展中的巨大潜力,当时,黄兴大桥和长沙高铁南站正在建设当中,高铁、地铁、磁悬浮、国际会展中心等项目接踵而来。一个个庞大的工程项目在光达村的土地上动工。

罗友超上任后,通过村企合作的方式,成立了“湖南光达置业有限公司”。这些年,他不曾变卖一处集体资产。而当年负债累累的光达村,不仅还清了所有欠款,还有上千万的资产盈余。村民们不仅实现了就地就业,年终还能分红。罗友超用自己的经商头脑,为家乡插上了经济腾飞的翅膀。

随着长沙县新型城镇化快速推进,像罗友超一样返乡创业的城市精英越来越多。现任湖南棕榈浔龙河生态城镇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柳小辉,是长沙县果园镇浔龙河村土生土长的人,2003年从湖南师范大学毕业后,先后到深圳和广州工作。柳小辉告诉记者,在城市工作的越久,对故乡却越来越眷恋,一切曾经熟悉的东西,在城市里,显得弥足珍贵。因此,他洞察到浔龙河在城里所没有的美好,2009年柳小辉回到了浔龙河创业。

七山两水一分田, 在2009年之前,浔龙河村基础配套和居住条件落后,还是省级贫困村。柳小辉说,经过近十年的建设,一座以“美丽乡村+生态社区+特色产业”为特征的都市近郊型特色小镇逐步呈现。

从“造城”到“造血”,小城产业活水来

03.jpg

闻名遐迩的金井“茶香小镇”。

04.jpg

蓬勃发展的黄兴会展产业。

如果城镇缺少有效产业支撑,就难以自我“造血”,有了“面子”缺了“里子”。城镇化不是简单的造城,没有产业化的城市将是一座‘空城’,要更好的发展必须加速产业转型升级。

“城镇化的第一大事就是解决就业!”浔龙河村党总支书记徐宏勋说,有了产业,才能吸纳就业、容纳人口,有了产业体系的发展,才能推动城镇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浔龙河目前形成“教育产业为核心、生态产业为基础、文化产业为灵魂、康养产业为配套、旅游产业为抓手”的产业格局。“城镇化的乡村,乡村式的城镇”,浔龙河生态艺术小镇已经声名鹊起,吸引投资高达22亿元。

今年66岁的谭伯恺是浔龙河村人,现在的他在浔龙河文旅公司上班。“现在我们是生活惬意又不失冲劲,工作努力又不慌张。”谭伯恺说,景区建设的很美,纷至沓来的游客也很多,依托旅游业发展,村民们配套提供购物、住宿、餐饮等各种服务,现在的收入跟以前相比也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城镇是人口的集聚地,是产业的承载地,也是生产要素的汇合地。

在临空经济的发展热潮中,黄花镇正展现出日新月异、蒸蒸日上的勃勃生机。这里既有欧式小镇的风情,又有临空都市的时尚;既有城市的华灯璀璨,又有乡村的山清水秀。纵横交错的交通设施构成了她的骨架,拔地而起的高楼厂房筑成了她的血肉,清新优美的城乡环境提升了她的颜值。

仅仅两年时间,一个融空港、产业、城居于一体,依托长沙黄花国际机场的临空经济示范区已经横空出世。目前,已引进厦门航空、圆通速递、联通数字阅读基地、百联奥特莱斯购物广场等航空服务、物流、高端服务业领域重大项目29个,总投资达400亿元。仅仅一年,黄花综合保税区封关运行,注册企业已达196家,运营投产70多家,就业人员达到8000多人。

在浏阳河东岸,与长沙高铁南站隔河相望的黄兴镇,已初步形成了五大功能片区,高铁会展片区、市场群片区、长沙经开区大众汽车片区、长沙临空经济示范区南片区、南部现代农业发展片区。

长沙县充分发挥自身工业化、城市化和经济国际化程度高的优势,以产业化提升农业、工业化致富农民、城市化带动农村,促进产城一体、城乡协调发展。

从“留得下”到“过得好”,小城生活美如画

05.jpg

内涵大气的北京师范大学长沙附属学校。

06.jpg

浔龙河感知美好童趣。

让更多人“进得来、留得下、过得好”。 既要关注产业发展,更要关注人的感受。如今,长沙县正紧紧围绕“人”和“城”的关系,撬动教育、医疗、养老、生活、生产服务等配套,提升政府公共服务建设能力,让城镇有机更新提速、呼吸吐纳。学有优教、病有良医、老有颐养、住有宜居、劳有厚得……这正是长沙县绘制的现代田园城镇幸福蓝图。

组组通公路,村村通公交。将长沙县的“城市”与“乡镇”联系得更加紧密,这些遍布全县的城镇百花齐放,形成了城镇“四季常绿,各有风情”的美丽画卷,源源不断地为长沙县城镇化发展输送动力。

前些年,乡村普遍存在把孩子送到县城及外地城市读书的现象。

走进长沙县地理位置最偏僻的金井中学,孩子们在练队列,在奔跑,在欢笑……徜徉在校园中,如阳光般温暖的校园氛围扑面而来。学生开始从城里“回流”乡村,这也是让女校长王兴利开心的一件事。

初冬的长沙之夜有点寒冷,北京师范大学长沙分校空港城和浔龙河校区透出的灯光格外温暖,也为小城点亮了人文“灯火”。

将名校引进县城以外的周边小镇,长沙县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陈卫球说,这是推进新型城镇化之举,也是推进城乡教育一体化的一项重要举措。为了让乡村学校“老师留得住,学生留得住”,长沙县实施美丽乡村学校提升行动,让农村学校“小而美”;建好建强农村教师队伍,让农村教师“长得高”;推动办学模式改革,让农村孩子“都出彩”。让陈卫球最欣慰的是,出现了城区的中小学骨干老师愿意拖家带口下到乡村任职交流现象。

长沙县的新型城镇化突围之路已经从重“颜值”和文化气质“内外兼修”,城镇一路走来风光无限;从重特色有故事,风情小镇“各美其美”带乡愁;“特而活”多业态布局,“深耕厚植”产业活力四射……从“灰色印象”向“生态主题”,由传统产业向新兴产业深度融合。

随着新型城镇化推进,长沙县大城小城更多更美,松雅湖夕照如梦,水鸟飞返,星沙风情的千姿百态,浔龙河诗情悠远,童梦盎然,金井茶香盈满天地,初恋小镇甜润心间。

相关链接

    频道精选

  • 时政
  • 经济
  • 民生
  • 区县(市)
  • 园区
  • 税务
  • 教育
  • 公安
  • 交通
  • 质监
  • 食药
  • 公示公告
  • 精彩视频
  • H5
  • 综合专题
  • 印象长沙
  • 活动招募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长沙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