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长沙站频道 > 正文

潇湘诗会·寒露:让爱凝结成霜,在善良的花瓣上滋长

2017-10-11 20:42:31 来源:红网 作者:邓正可 洪雷 编辑:吕周阳

10月8日,时值寒露,一群现代诗人集聚长沙崇善堂,开启潇湘诗会·寒露崇善诗会的篇章。

《爱在心中长成了花园——对话一百首世界名诗》作者,湖南著名诗人、画家、藏书家彭国梁,人称“胡子”。

诗友吕铭、谢红、陈铖(从左至右)朗诵彭国梁书中代表作《这也是一切》。

诗友杨捷、张谦(从左至右)深情朗诵《你的名字》。

诗友吕铭、朱艳红、赵平、周青梅(从左至右)朗诵《假如我的幸福是自由的雄鹰》。

诗人胡述斌(左)与“胡子”的“二胡对话”,二人相聊甚欢。

湖南著名老诗人、潇湘诗会的创始人之一杨里昂讲述他心中的“胡子”。他说,“胡子”文字轻松随意,而不是学院派的讲话,他通过这种“对话”的方式,能够保护和传播外国优秀的诗歌到中国来,也是一件善事。

湖南文艺出版社副社长陈新文说:“我们私下里常为聊一本书促膝一下午,这是很难得的一件事,而‘胡子’老师的一生都沉浸在书中。”

彭国梁的书——《爱在心中长成了花园——对话一百首世界名诗》。

  九月节,清秋夜,寒露深,正凝结。时至寒露,意味着秋已渐深,寒之将至。远离了夏日的喧嚣,就连人的性情也变得收敛温和起来,可以静静地,跟心中的自己说说话。

  潇湘诗会已经连续举办了16期的二十四节气主题诗会还在继续,在“寒露”的当天,长沙崇善堂,一群现代诗人,就着湖南著名诗人彭国梁(人称“胡子”)的新书《爱在心中长成了花园——对话一百首世界名诗》,也来了一场的心灵的对话。恰如寒露的凝结,在诗句的朗诵与诗意的传递中,仁善的念头也悄悄地沉淀,凝结,晶莹剔透。

  “胡子”:与高士对语,如对自己呢喃

  “当她的卷发上露出雪花般的银丝/我看见了灌木丛中盛开着的玫瑰/当我们俩的嘴唇第一次碰在一起/我听到了爱情正悄然离去的声音……”诗友翟清、赵平深情朗诵的捷克诗人塞弗尔特的《爱情之歌》,既触动了现场众人的心弦,也拉扯着彭国梁的思绪。

  对着这首诗,“胡子”在他的书中说:“我不知下过多少次的决心,我要绕到那爱情的前方,去看看她的睫毛和嘴唇。我也要用心地看一看,那别人看不到的。可是,老天总是不给我机会。也不能一味地埋怨。老天说,机会是不能一给再给的。你曾经那样地心不在焉,怪谁呢?谁都不能怪,只能怪自己的粗心大意。自己的怠慢折了自己的福。现在,我只有一个愿望:那便是,当我的嘴唇与我心中的那个她的嘴唇相碰时,我能听到爱情悄悄走近的声音。”

  随后,诗歌爱好者朱艳红、吕铭、周青梅、赵平又一起朗诵了俄国诗人洛赫维茨卡的《假如我的幸福是自由的雄鹰》:

  “假如我的幸福是自由的雄鹰,假如它在碧空里傲然地翱翔,我定用嗖嗖的箭张起我的弓,更让它死活都落入我的手掌!假如我的幸福是美极的花朵,假如它生长在陡峭的悬崖上,我会无所畏惧地将它拿到手,采下它来并沉醉于它的芳香……假如我的幸福就在你的心中,我会日夜悄悄地烧灼你心房,要让你的心永远只属我一人,只为我才颤抖和跳动在胸膛。”

  对于诗人的“霸道”,“胡子”不敢苟同。他在诗后写道:“如果那幸福是那自由的雄鹰,你可不可以变成另一只鸟,与她并肩地飞翔?如果那幸福是悬崖边上的一朵美丽的花,你能不能变成旁边的一棵小树,为自己的幸福作一点遮风挡雨的维护?如果那幸福真的在另一个人的心里,在你把那幸福掏出来以前,也得让对方有一点陶醉有一点与你相似的幸福吧……”

  “胡子”说,这就是他的幸福观,仿佛是有一点落伍和虚伪,却是如此忘我,善良。

  “胡子”无疑是当天诗会的主角,诗人们品读着“胡子”的文字,仿佛也走进了那些传奇诗人的精神世界,向着他们微笑,跟他们交谈,流连忘返。

  好友:他是崇德向善的君子,我们在精神的世界登高

  有人说,爱是人间至善,所有的美德在她面前都要卑躬屈膝,而当心中的爱长成了花园,便可用心眼来看待这个世界。而“胡子”,正站在这个花园的中间。

  作为“胡子”的老友,诗人胡述斌对他的文字与为人,总有更加深切的感受。他说,“胡子”是身怀菊性和香性的君子,一面从容淡定,一面回味悠长,绝不是一瞬间的热烈。他的从容,是无关他人的评价,自有“悠然见南山”的君子心境。

  杨里昂是湖南著名老诗人,也是潇湘诗会的创始人之一,他对诗歌的感情不浅于任何人。杨老说:“‘胡子’在发扬诗歌的路上做得很好,外国诗歌是很难翻译的,翻译不好,一点韵味都没有。比如《羊脂球》若翻译成《胖女人》,那味道就大不如前了。‘胡子’与诗歌的对话,也都是好文章,他的文字轻松随意,而不是学院派的讲话,他通过这种‘对话’的方式,能够保护和传播外国优秀的诗歌到中国来,也是一件善事。”

  著名文学评论家龚旭东说:“古人秋日登高,为将压抑散去,求得心境开阔。今天的诗会,其实就是一种精神的登高,从‘胡子’与诗人的对话中,能看出他充满正义的纯然的精神状态。”

  湖南文艺出版社副社长陈新文说:“彭老师在整个湖南诗派中都是一个先行者,他不光写诗,还编书,既写又编,那是两个人的高度。我们私下里常为聊一本书促膝一下午,这是很难得的一件事,而‘胡子’老师的一生都沉浸在书中。”

  “彭老师的书,充满了精致美、性情美、思想美,书中的小品文,也在细说中引导我们向真求善,体现了对人生终极价值的拷问。同时,他的文字还有一种诗意的自然,和那些不见文学,不见性情的生硬文章不同,他更像一位娓娓道来的朋友,让我们真正和他的心灵产生碰撞与共鸣。”《创作与评论》执行主编王涘海说。

  “我的人生观总结起来是大悲观,小乐观。宇宙浩瀚无垠,历史长河中,人的生命很渺小,很短暂,我只有到了这个年纪,才真正理解了‘岁月如梭’‘白驹过隙’的真实和可怕。所以我就想把每天都过好,幸福与否只有自己知道!”“胡子”认真地说。

  我以歌声的姿态,向你致以抒情诗的问候;我以阳光的温度,送你一份深蓝色的祝福——书的封面上,“胡子”悄悄地吐露他的心声。

  (红网时刻记者 邓正可 洪雷)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