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信马由缰走长沙

    宋元

1952年生,长沙人。1983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学院中文系。国家一级作家,长沙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杀入重围》《倾诉的欲望》《为往事干杯》《他们》等作品。

1 长沙的巷子

来了长沙,我建议你先寻几条巷子看看。不管哪条巷子,都要得。

长沙人讲的巷子,在北京叫胡同。北京的胡同通常比长沙的巷子宽,而且直,正南正北正东正西,显得大气,和官气。长沙的巷子比较收敛,窄,并且犹疑——总是试探性的,走一步看一步,七弯八拐。外地人要小心迷路。

这时当然应该放慢脚步,两边厢人家的生活就展览在你面前了。细伢子屁股翘起在地上玩,老人家眯起眼睛拣菜,青绿的长豆角不用刀而用手掰成一截一截,掰一下豆角就响一声,跟晓得痛一样的。猫摇着尾巴,沿墙根慵懒地踱步。屋檐下晾着花衣裳。

我一直觉得巷子对长沙很重要。巷子里有市井气,有正宗长沙人的日常生活。年少时我在中山路后面的府后街二条巷住过几年。一个杂院子,五户人家,二十几个人,共用厕所厨房。自来水要到大约三百米外的水站去挑,所以巷子里常年湿沥沥的。挤在一起的人容易相互帮扶,或者相互伤害。温暖与悲哀,都是生活。我现在住在三十层楼高的地方,时不时,想起二条巷的日子,电影画面一样在眼前流动,由是会生出怀念。

长沙近年把一些街道作了提质改造,风格上有复古的意思,比方湘春路、太平街、县正街、都正街。那些街上就横七竖八穿插得有好多面貌一新的巷子,值得你去。有人提意见,说这是做表面功夫。我觉得这种意见不对,把一个地方往漂亮里搞,总不是错。事实上,改造过的地方,配套的商业设施更加完备,服务品质和舒适程度都有提高,蛮好的事。

长沙有些老巷子的名字取得好。凤凰台、赐闲湖、西园北里、小瀛洲、惜字公庄、潮音旧里、仪庄巷,一看就有人物有故事。地名这件事上长沙今不如昔。好多新建的楼盘名目不伦不类,毫无诚意。而一些有味道的巷子,渐渐就从地图上消失了,从长沙人的生活中消失了,这是蛮可惜的。长沙的老地名是先辈留下来的遗产,是长沙文化的一部分,应该善待。

长沙还有条巷子叫水月林——水月林——几好听的名字,忍不住要多讲一遍。水月林就在定王台旁边。我从前有个女朋友就住在水月林,她家门口有口井,夏天从井边过,空气都是沁凉的。

2 长沙的名胜

长沙的名胜简直太多,逐一罗列会有点霸蛮,只能优选。比如你可以沿湘江大道,由南往北,一路走过来,大致有省立第一师范、杜甫江阁、贾谊故居、开福寺。中间又还可以往东几脚,到步行街逛一圈。步行街适合女人购物,或者左选右挑,只看不买,也是一种玩法。由此到省博物馆参观一回也是绝对值得,并不太远。博物馆当然有湖湘文化的精髓,我多次陪外地客人去过。印象中,西汉辛追老太太好像对北方人特别有吸引力,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更愿意长时间呆在那里反复观察,有几回,都弄得我在外面车上等得睡了几觉。人的兴趣真是不同。

博物馆隔壁就是湖南烈士公园。我个人认为烈士公园的人工湖是长沙的骄傲,水面阔,形制好,有开有合,风景变化多端。很多动过脑筋的设计,常不动声色,须得有会心。现在,烈士塔就庄严地矗立在你面前了,是富丽堂皇的庄严,使得这个公园比别的公园,多了许多丰富强烈的色彩和内容。烈士塔前每年有纪念活动。我读小学,一到春天,学校就组织同学来烈士塔,排队,敬队礼,唱歌,小孩子清亮的歌声在苍松翠柏间缭绕,红领巾在胸前飘扬。想到我父亲就是这座烈士塔的设计人之一,我心里更加激动。

我在清水塘读的小学。清水塘也是著名的纪念地。与清水塘有密切联系的另一处纪念地,在人民路与芙蓉路交会的识字岭,那里是杨开慧就义的地方。有一尊雕塑,紧挨着人行道。杨开慧去世时刚刚29岁,最好的年华。到这个地方,我想请你稍微停留一下,不管你现在多少岁,我们都想一想,她才29岁零8天,她永远都是29岁零8天。杨开慧的老家在长沙县开慧镇板仓,离市区30公里。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旅游设施完备的小镇,起了个颇让人惆怅的名字,“初恋小镇”,那里甚至有专门为自驾车设置的营地。

接下来你当然可以过湘江,在橘子洲流连过后,到闻名遐迩的岳麓山看看。麓山寺山门有对联,“汉魏最初名胜,湖湘第一道场”,看来它不仅是湖南第一所佛教寺庙,也是中国最早的寺庙之一。说明湖南地方文化源远流长。岳麓书院自然显得更为深奥,是湖湘文化的重要根脉。因此,你如果不是读很多相关专业书籍的人,如果没有做足够的功课,这样的书院依我的经验看看就行了,感受一下,走马观花也不错。反正好多东西用劲看也看不懂。你其实不如就到岳麓山上到处一顿走,随便走,哪里都是良辰美景,赏心乐事。

等终于到得山顶,你在云麓宫前一站,整个长沙城尽收眼底,车行如蚁,街巷纵横,熠熠生辉的高楼拔地而起,成群结队。而湘江,则像一匹绿色绸缎,自远天远地来,往远天远地去,不管不顾,像一千年前那样地不息流淌,正是“西南云气来衡岳,日夜江声下洞庭”,好得很。

3 长沙的食物

至于吃,我觉得目下你在长沙或在别的城市,不会感受到太大的差别。有好吃的大菜和小吃,也有难吃得要命的。有人说湘菜式微了,我不这样看。互联网时代,不仅信息在融汇,人员在流动,食物也在进行充分交流。哪个菜系想独霸天下,恐怕是不大可能了。长沙在湘菜之外,粤菜、川菜,甚至北方饺子,都活得很好,当然是再三妥协,在做了本土化改良以后,比如长沙的深井烧鹅就基本取消了甜味。相互融合取长补短,我觉得是趋势。如今在广州吃早茶,提出要一碟剁辣椒,也有获得同意的可能。我在北京和多伦多吃湘菜,感觉跟在长沙是一个味。长沙有些新派湘菜,改良过的,无论用料、调味、做法、摆盘,都有创新,至少令人眼前一亮。在长沙,不管大酒店还是小饭铺,多半不会让你失望的一道菜,首推辣椒炒肉。我建议你务必尝一盘,又不贵。

我特别建议你要体会一下长沙的夜宵。晚间要到八点甚至九点以后,夜宵摊子才会纷纷“出笼”,烟火气立时在街边弥漫开来。你不必打探哪里有夜宵,你只消凭听见的声响,凭看到的光亮,凭闻到的复杂的香气,就不难找到目标。你坐下来,点几个菜,包括小龙虾,来一瓶啤酒,比方白沙啤酒,吃一口菜,喝一口酒,你于是在纷扰嘈杂中找到一种安逸。你劳累了一天,应该这样安逸一下了。你看看面前的酒、菜,看看旁边的人,像所有的游子那样想起自己的家人,然后你看看天,天空深邃。

本版制图/何朝霞

本版统稿/吴颖姝

相关链接

    频道精选

  • 重要新闻
  • 时政
  • 经济
  • 民生
  • 区县(市)
  • 园区
  • 税务
  • 教育
  • 公安
  • 交通
  • 质监
  • 食药
  • 公示公告
  • 精彩视频
  • H5
  • 综合专题
  • 印象长沙
  • 活动招募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长沙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