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长沙站频道 > 正文

潇湘诗会·芒种:我在诗歌里忘了年龄

2017-06-06 09:02:40 来源:红网 作者:邓正可 编辑:唐飞飞

湖南省高校国学联合会礼乐中心带来汉服舞蹈《声律启蒙》,开启诗会序幕。

湖南大学梁梓靖等同学带来诗朗诵《燃烧吧,青春》。

国内知名诗人、湖南实力派诗人远人分享他的诗集《你交给我一个远方》,并与诗友郭永莉合诵长诗《在树下》。

一级播音员、朗诵艺术家谢红拿出一本又一本陈旧褪色的教案本和笔记本向大家作着介绍。一页一页,如数家珍。她紧握着她的宝贝们,仿佛回到了30年前那个青涩的夏天。

谢红珍藏的中学时代的一小部分手抄本,那是她的独家记忆。

长沙市委宣传部新闻处处长周青梅现场朗诵诗歌助兴。

诗人、湖南吟诵学会副会长兼副秘书长曹琴女士多年来一直保留着手抄经典的习惯,这是她毛笔手抄的《金刚经》。

长沙师范学院的学生集体朗诵《特立颂》。

  红网长沙6月6日讯(时刻新闻记者 邓正可)时入仲夏,芒种忙种,生命万物,野蛮生长。6月4日下午,潇湘诗会之24节气芒种·大学生专场诗会在长沙华远·华中心开启。有湖南大学岳麓诗社、湖南大学国学会、中南大学荷韵清风文学社等湖南57个高校文学(国学)社团的学生代表在诗会中一展青春风采;也有国内知名诗人、湖南实力派诗人远人分享他与自然对话的诗歌;更有一级播音员、朗诵艺术家谢红带来30年前的诗歌手抄本,与现场爱诗之老少一同追忆逝水年华。

  给你一个远方的男人:诗是自然而然的存在

  “我几乎不能辨认/这季节/到底是夏天还是春天/因为/在我目光所及的地方/处处都浮跃着新生的喜欢/我几乎计算不出/我自己/究竟是中年还是青年/因为/从我面前流过的每一点时光/都是这样的新鲜!”

  由湖南大学一众年轻声线朗诵的《燃烧吧,青春》道出诗歌玄妙:诗人以热爱生活、发现美好之心,让时间的每分每秒都化成音符。同时,它也最适合为诗人远人做引。在他的眼里、诗里,自然界处处浮跃新生,万物皆可言语,谓之“物语”。

  “诗歌无时不在,无处不在,是我们时时刻刻都可以在生活中发现的东西。诗歌不是冥思苦想出来的,而是我们在受到生活中随时发生的事情的触动后,产生的一瞬间的感觉,甚至是一句话。因此,成为一个诗人,一个文学作者,都不是极其艰难的事情。诗歌是自然而然的存在,因此,写下一首诗歌,一定也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事情,它不受约束,不受逼迫和派遣。”对于诗歌,远人有自己独到的理解。而他的诗也多在自然细物中迸发灵感。

  诗会现场,远人分享了自己创作诗歌时的奇妙插曲。“某天的凌晨,我起身从书房走出,突然,我脑海里浮现了一句话‘那天,我来到一棵树下’。由于我对自然界、对植物非常热爱,我意识到这或许会出来一首诗,甚至是一首长诗。于是,我回到书房,写下了这首诗的开头。之后,我每天晚上都写下一段,最终我完成了长诗《在树下》。它记录下了一个人与一棵树独处时的奇妙感受。”

  “那天我来到一棵树下/我忽然间觉得/在一棵树下坐着/很可能就是我的命运/我后来惊讶地发现/我其实宁愿在一棵树下坐着......我坐着/背靠着树干/它粗糙的皮肤紧贴着我/我的皮肤也跟着泛起一丝颤栗……”(节选自远人长诗《在树下》)

  远人的好友易海波这样评价远人的诗歌:“他的诗是更有中国风味的年轻的击打,他可以想象雨从树叶间流下是瀑布,他可以想象阳光映照夹竹桃的惊心动魄,还有风的吼动,鸟的亲密……他的想象生活完全结合在阅读中,他在写作中行走自如。”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他是中国作协会员,17岁开始发表作品,创作涉足诗歌、小说等多种文体。出版有长篇小说《伤害》《秘道》《预感》,散文集《河床上的大地》等,诗集《你交给我一个远方》。远人,在与诗歌为伴的20多年里,到达了属于他的“远方”。

  手抄诗歌的女人:纸上有我从心底流向指尖的温度

  “这是我上中学时用来写作业的教案本,里面都是我珍藏几十年的宝贝。这上面有许多都是从书籍里摘抄下来的诗歌、文章、历史故事,还有从文学报纸上剪下来的诗歌。这一本是我中学时代自己写的诗集,看,上面还有用色彩斑斓的糖纸粘贴成的装饰花呢。现在看来,当时的文笔实在过于稚嫩,难登大雅之堂。不过,这些东西,对于在座的各位年轻的大学生来说,算是30年前的‘文物’了,但对于我,那是我青春岁月里的热爱与执着。”谢红拿出一本又一本陈旧褪色的教案本和笔记本向大家作着介绍。一页一页,如数家珍。她紧握着她的宝贝们,仿佛回到了30年前那个青涩的夏天。

  谢红,原湖南广播电视台一级播音员,资深电视节目主持人,全国电视文艺“星光奖”、湖南省“五个一工程奖”等多项政府奖获得者。她的骨子里依然透着文艺青年的气质。她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手抄诗歌,甚至是歌词,其中就有湖南著名诗人江堤、彭国梁的诗。

  “我曾摘抄过彭国梁老师的诗歌《牧归》,那时我还不认识彭老师,但通过潇湘诗会,我结识了这首诗的作者,这就是一种诗意的缘分。”谢红说着有些激动。

  多年以后,谢红在语言艺术教学工作中,也将精心筛选后的经典的诗歌、文章分享给学生,让学生在语言练习中感悟作者的情怀。同时,她依然保持着手抄文字的习惯。她说,键盘打出来的字总是冷冰冰的,只有自己写下的字,是带着掌心的温度的,她不想诗歌变得冰冷无趣。

  30年前,谢红用朴素的教案本记录自己的崇拜与热爱,30年后,她用精美的笔记本摘抄下文字的一笔一划。变的是载体,不变的是一种情怀。无论时光如何变换,在诗歌里,她没有年龄。

  “芒种芒种/赶快行动/有芒的麦子快收/有芒的稻子快种/谚语很稠/稠得如同农人的汗水和泪水/无论小麦还是晚稻/都是不可或缺的营养/我们在没有田地的城市/用农谚扎成篱笆/豢养我们的梦想/把野性十足的梦想打理得很温顺。”(节选自胡述斌《芒种·行动》)

  诗人胡述斌再一次为诗会写下诗章。这一次,催人成长的脚步,温顺行走的梦想,都在这芒种时节交融绽放。无论是田野茅屋一蓬草,还是水泥森林两片钢,只要心未老,哪里都有诗的乐章。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