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长沙站频道 > 正文

长沙南车站派出所辅警的春运24小时

2018-02-08 10:13:36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黄启晴 杨浩宇 编辑:吕周阳

清晨,第一班南下的高铁列车从长沙火车南站驶出。黄健雄站在瞭望台上,注视着列车前行的方向。

下午,一辆出站的高铁列车从岗亭经过,黄健雄警惕地盯着行车线路。

下午,一辆出站的高铁列车从岗亭经过,黄健雄警惕地盯着行车线路。

夜幕降临后,黄健雄拿着手电筒沿着高铁护栏一路巡查。

夜幕降临后,黄健雄拿着手电筒沿着高铁护栏一路巡查。

因为负责的路段横跨了几条主干道,走过去耗时较长,黄健雄骑车去对面进行巡查。

因为负责的路段横跨了几条主干道,走过去耗时较长,黄健雄骑车去对面进行巡查。

黄健雄出神地看着高铁护栏,护栏的每一道裂痕他都要登记在册,并通知工务进行养护。

黄健雄出神地看着高铁护栏,护栏的每一道裂痕他都要登记在册,并通知工务进行养护。

深夜,黄健雄在检查一个路段养护入口。铁路工务需要从这个门进出,容易出现隐患。

深夜,黄健雄在检查一个路段养护入口。铁路工务需要从这个门进出,容易出现隐患。

黄健雄在用望远镜进行瞭望观察,防止有人闯进高铁线路。

黄健雄在用望远镜进行瞭望观察,防止有人闯进高铁线路。

黄健雄在登记值班的情况,这个本子上记录着他一整天的工作。

黄健雄在登记值班的情况,这个本子上记录着他一整天的工作。

在一处铁路护栏附近,黄健雄仔细检查防护网固定情况。因为日晒雨淋,防护网可能存在生锈脱落的情况。

在一处铁路护栏附近,黄健雄仔细检查防护网固定情况。因为日晒雨淋,防护网可能存在生锈脱落的情况。

  图/长沙晚报首席记者 黄启晴

  文/长沙晚报首席记者 聂映荣 实习生 杨浩宇

  春运开启后,越来越多的人踏上了与家人团聚的路途。对于长沙铁路公安处的护路巡防警员来说,日渐浓厚的年味意味着更大的责任。不论白天黑夜,他们24小时守在岗位,沿着铁路栅栏巡查,不放过一丝隐患;站在岗亭瞭望,严防闲散人员闯入轨道。前昨两日,记者跟随护路巡防警员,体验了他们的护路工作。

  从长沙火车南站往南不到1公里处,虽然地处城区,但一道道铁轨之间的大片区域尚未开发,树木杂草相间。本身不高的二层护路巡防小岗亭立于其间,显现出独立俯瞰之势。东侧是沪昆高铁铁轨,西侧是京广高铁铁轨,每隔两三分钟就有高铁列车穿梭而过。

  “他应该出去巡线去了!”前日下午2时许,记者随长沙南车站派出所民警何本贻来到这个岗亭,吃了闭门羹。半个多小时后,刚巡查完线路的黄健雄回到岗亭,脸被寒风吹得通红。

  黄健雄是长沙铁路公安处长沙南车站派出所的辅警,主要职责是护路巡防。在这个岗亭,平时仅有1人值守,一个班次是24小时,共3人轮班。由于大多数工作时间只有一人,这成了一个孤独的岗位,更是一个需要严谨负责的岗位。

  “高铁列车速度快,平时一天有400多趟列车从这里经过,春运车更多,出不得任何岔子!”黄健雄拿着望远镜不时瞭望车站站台方向,即使放下望远镜与记者对话,他也不时朝那边看上几眼。他说,有些逃票人员会从车站站台跑到铁轨之间,这极有可能造成安全事故或导致列车延时。瞭望看守,也是他们的一项重要职责。

  黄健雄双鬓已有不少白发,今年,这位护路员已经50岁了,但动作却极为利索。瞭望一个多小时后,他迅速穿好反光背心,再次骑车出发巡查铁路沿线。由于要检查沿线栅栏、防爬网、滚刺轮等是否完好,他必须紧沿栅栏查看,栅栏外满是杂草和树枝,无法骑行。一个来回四五公里,他基本是在杂草间步巡。

  途经京广线外围一处水泥栅栏,黄健雄发现有破损,当即用铁管做了临时处理,并通过对讲机报给维修人员,“之前这里挖水管施工,应该是挖机操作不当撞坏了,虽然没撞出多大口子,但得赶紧喊人来修。”

  防止人为破坏防护设施,防止闲散人员进入线路,排除各类隐患……黄健雄一遍遍巡查、瞭望,直至深夜。接近凌晨1时,机务、电务人员进入铁轨检修,黄健雄一一登记后,躺在岗亭沙发上稍微眯了一阵。凌晨4时许,检修人员出来,黄健雄又统计核查人数。

  凌晨5时许,气温降至零下,外面的菜地、杂草结了厚厚的冰霜,但黄健雄顶着严寒,再次打着手电筒外出巡查,这已是他24小时内的第5轮巡线。早上8时交班,他双眼已布满血丝。走出岗亭前,他通过对讲机向记录员汇报:“我已交班。”接班的同事接过对讲机汇报:“我已上班。”新的24小时守护由此轮换。

  今年春节,黄健雄和众多同事仍将坚守工作岗位,为南来北往的旅客守护回家路!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